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他山之石 > 他山之石

国政协委员郭文圣亲身实践,担任贫困村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,探索企业家参与深度扶贫新模式 “郭村长”的扶贫实践

作者:信息来源:发布日期:2017-09-11访问次数:字号:[]

近年来,随着精准扶贫工作的全面开展,“驻村第一书记”这个词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。这些从各级机关、国有企业、事业单位挑选出来的人才,在提升当地治理水平方面,发挥了巨大作用。而有这样一位企业家,他主动“落户”贫困村,成为全国第一个被村两委班子任命的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,针对当地实际开展产业扶贫。日前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郭文圣就讲起了他担任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后的扶贫经历。

从郭董事长到“郭村长”

身为一名成功的民营企业家,郭文圣从2005年担任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后,每年都会拿出不少时间和资金参与扶贫活动。“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们扶贫的模式就是‘给钱’,虽然能解决一些眼前的问题,但从长远来说,效果并不好。”郭文圣说,这些年,随着经济的发展,农村的结构也在发生改变。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农村劳动力流失严重,很多村子变成了空心村。因此,从去年起,郭文圣开始思考如何从吸引劳动力回乡就业入手,发挥民营企业深度参与精准扶贫的作用。

“我认为最好的、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困的方法,就是帮助贫困村发展集体经济。只要集体经济收入增加了,就能可持续地帮助那些在村里已经丧失劳动能力的人,解决贫困问题。而且,如果村与村能整合资源,都将村集体企业经营好,就可以带动一个镇的经济,使整个镇脱贫。村里有了产业,还可以让那些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回到家乡。”郭文圣认为,成功的民营企业都有丰富的经营经验、成熟的经营模式和庞大的资源优势,如果将这些带到贫困村,并且将理念扎根下去,肯定比单单送钱送物要好。有了可持续的发展方式,何愁不能致富呢?

有了想法,接下来就要付诸实践。今年全国两会小组讨论中的一次火花碰撞,给了郭文圣实现想法的机会。在这次以“扶贫脱贫面临新问题”为主题的少数民族界别小组讨论会上,郭文圣提出了自己希望帮助贫困村发展集体经济的想法。同组的全国政协委员、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工商联主席权贞子听完发言后,当场就邀请郭文圣去延边试点他的计划。两会结束不久的4月7日,郭文圣就和权贞子一起走访了延边州和龙市东城镇光东村、安图县松江镇文昌村两个贫困村,了解村情和贫困户的具体情况。

这次走访中,两个村的贫困和空心化现状给郭文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光东村是朝鲜族村庄,户籍人口有890多人,但实际入户时发现,村里人口流失很严重。“我在光东村很难见到年轻人,一个村子只看到了2个小孩。”文昌村是汉族村,给郭文圣留下的印象不仅是贫困,还特别的脏乱差。

走访结束后,郭文圣当即就决定和自己的几个助手住在村子里,亲力亲为,帮助村民们脱贫致富。但人留下来了,该如何让村民认识和信任自己呢?“国家不是有外派到村里负责村庄建设的‘第一书记’么?那就把我当成外派来负责经济的‘第一村主任’吧。”

在经过两个村全体村民的选举后,郭文圣这个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正式上岗,以每个月不少于15天的驻村时间,开启了民营企业家担任贫困村“第一村主任”的扶贫经历。

郭文圣说,上任后,村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“郭村长”,他非常喜欢这个称呼。如今,就连他的朋友们也都叫他“村长”了。

扶贫先扶志

致富信心和产业一个都不能少

扶贫先扶志。担任“第一村主任”后,郭文圣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提振村民的“精气神”。这一点上,文昌村村委书记、村主任娄长青感受最为深刻。

“我们村的村容村貌一直不是很好,大家也都不在意。‘郭村长’来了之后,给我们提的第一个要求,就是‘输人不能输阵’,一定要先从精神面貌和思想上脱贫。”娄长青说,为了激发大家的改善环境卫生的动力,郭文圣带着村干部和一些村民去其他村容村貌整洁的村庄参观、取经。“说实话,看着别的村庄干干净净,再想想自己的村子,我们确实很不好意思。因此一回来,我们就决定先从环境问题入手,把大家信心恢复起来。”

于是,每天早晨,都能看到村干部在街道上清理卫生的身影。不仅街道清理得干干净净,就连村民们的房前屋后,也成了村干部的“责任地”。时间一长,那些原本不在意自家环境卫生的村民,也开始自觉打扫了。“现在,我们村的环境卫生非常好,村民也都跟着精神起来了。”说起如今的村容村貌和村民的精神面貌,娄长青格外自豪。

有了志气再扶助村集体发展经济,才能拥有脱贫的底气,才能实现真正的脱贫不返贫。随着前期调研的结束和成功帮助村民树立起信心,郭文圣和他的团队开始实打实地发展产业了。“以前,我们村集体一分钱的产业项目收入都没有,所以很多想做的事情做不了。完成100多户贫困户的脱贫目标,也是难题。”娄长青介绍,“郭村长”来了之后,村子有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。

娄长青所说的公司,是郭文圣拿出1000万元开办的。公司由光东村和文昌村各持一部分股份,并预留出股份给之后再加入的村庄。“据我了解,这些贫困村中,集体收入最高的不过一年8万元,少的一年只有4万元。公司成立后,可以帮助村民把这里的土特产重新进行加工、包装和销售。到今年年底,预计可以解决500个就业岗位,每亩地为农民增收3000至5000元,村集体收入能达到50万元。”郭文圣介绍,这些村子虽然贫困,但并不缺乏致富的资源。比如光东村有大米,文昌村有蒲公英、松茸和木耳等,两个村子交叉持股后,就可以形成资源的互补和支持。目前,仅开发蒲公英根茶一项,就可带动全县近万农户从事种植和加工,增收效果明显。

在郭文圣看来,以前当地虽然也有特色农产品,但因为缺乏深加工和包装,导致销路不佳。而企业参与深度扶贫的优势就在于,可以利用自身的经验和优势,帮助贫困地区把产业做大做强,形成品牌。村办集体企业的壮大,不但可以给村民带来可观的收入,更重要的是给当地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,能吸引外出打工的人回村就业,缓解空心村现象。“现在已经有6个人从外地回到村里加入公司了,另外还有50多人签订了回乡就业的协议。”郭文圣高兴地说。

如今,经过近半年的运营,公司的第一批产品已经开始上市销售,并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和效益。“今年年底,我们村集体就可以收到公司的分红,并用这些钱来帮助贫困户了。”娄长青对年底村子的收益充满信心和期待。据他介绍,在郭文圣的帮助下,文昌村正在注册蒲公英基地项目,未来还将依托长白山特色,开发民俗旅游。“‘郭村长’这样的大企业家能对文昌村鼎力扶助,村民们都很感激,也都表示一定要好好干,让村子富起来、美起来。”

驻村要投入感情推广需政策引导

因为有了“第一村主任”这副重担,郭文圣想出了各种办法,从不同方面为村民服务。比如,帮村子打造旅游扶贫项目,启动土壤改良计划,甚至还在光东村引进了最近城市里最时髦的“共享单车”……不久前,郭文圣又担任了吉林省龙井市龙山村、安图县奶头山村的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,成立了第二家公司,将这一扶贫模式进一步复制、推广。

对于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这件事,郭文圣说他凭的就是对扶贫事业的专注和对贫困群众的感情。

刚驻村时,郭文圣把办公室设在了从村里租来的房子里。“开始的时候特别不习惯。我是南方人,睡不惯北方的硬炕,在朝鲜族的村子里,还要睡在地炕上,经常第二天起来浑身酸痛。”郭文圣说,虽然在村里的生活很苦很累,但通过和当地百姓同吃同住以及贴心交流,让他深深被这里人们的淳朴和善良所打动,并从心底愿意为他们付出。“困难虽然很多,但是只要用心、用感情去做、去想办法,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。”

除了要对贫困百姓怀有感情,在郭文圣看来,要想实现脱贫,帮助当地群众转变观念也很重要。“其实,当地干部和群众是很想尽快脱贫的,但是苦于没有方法和资源,而这些正是企业家的优势。”郭文圣说,企业家给村子带去了先进的经营理念,而且可以影响当地的一些村干部和年轻人,并带动其中的一些人创业,激发他们自力更生、有志者事竟成的“精气神”。

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,为了能让更多的贫困村庄通过民营企业家担任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这种扶贫模式实现脱贫致富,郭文圣发动了不少身边的企业家朋友参与到其中来。最近就有不少朋友向郭文圣表示,已经有意向去云南、贵州、宁夏等地进行深度扶贫。

郭文圣表示,民营企业家担任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的扶贫模式是可以复制和推广的,但需要政府政策的有效引导和支持。“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愿意投身深度扶贫,但他们往往有经营的经验,却缺乏对国家扶贫政策的了解。如果能让他们来担任‘第一村主任’,和‘第一书记’搭档配合,那么大家就可以各司其责,起到互相配合的作用,扶贫效果一定会更好。”郭文圣建议:国家可以为愿意参与扶贫的企业提供一些金融、政策上的支持,同时地方政府和党委也应和当地工商联、行业协会、商会加强联系,主动邀请企业家参与扶贫开发工作,并为他们提供优质、便捷的服务。

另外,郭文圣还提到,近年来,有关部门和协会也组织不少类似“万企帮万村”的企业扶贫项目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他建议,可以借助这些现有的项目平台来推广企业家担任“驻村第一村主任”扶贫模式,进一步加大深度扶贫的力度,使更多的贫困村在企业家的帮助下,通过发展产业和村集体经济来实现脱贫致富。